首頁 >> 奇聞異事

這個皇帝竟生生被噩夢嚇死

奇聞異事  2021-03-18 15:24 字號: 大 中 小

姚萇(330年393年),是后秦的開國皇帝。后秦帝國,是五胡十六國時期,羌族建立的唯一一個割據政權。姚萇能當上皇帝,也是姚氏一族不懈努力的結果,凝聚著父子兩輩人的心血。

這個皇帝竟生生被噩夢嚇死

姚氏一族是羌人中的貴族。姚萇的父親姚弋仲,是個了不起的人物,很有政治頭腦。適逢晉末喪亂,他專門籠絡各方的人才勢力,后來由于投奔的人很多,他的隊伍也越來越大。羌人作戰勇敢,加上姚弋仲的足智多謀,所以羌軍也成為當時各方爭取的對象,曾先后在前趙、后趙、東晉、前秦軍中效力。

后趙滅亡后,姚弋仲投靠了東晉,被封為車騎大將軍、儀同三司、大單于、高陵郡公。姚弋仲死后,兒子姚襄繼任,便有了占據關中、進而稱霸中原的想法。結果遇到了剛剛興起、有著同樣想法的前秦。在與氐族勢力的對峙中,姚襄連連敗北,最后戰死。姚襄的弟弟姚萇萬般無奈,只得率軍投靠了前秦。自此,也開始了他和苻堅之間的一段恩恩怨怨。

前秦帝國可以說是成也羌人,敗也羌人。打敗羌軍,讓前秦在關中站穩腳跟,繼而構建起強盛的帝國大廈;而前秦政權頻臨崩潰時,又是羌人給了它致命的一擊。這其中一個關鍵人物便是姚萇。

姚萇為什么那么害怕苻堅呢?苻堅其實是一位明君仁主,講究“為政之體,德化為先”。比如對待慕容氏,慕容垂被排擠前來投奔時,苻堅力排眾議、委以重任;滅掉前燕后,又妥善安置了慕容氏的皇族。充分體現出他心胸開闊、廣結天下的處事風格。

苻堅對姚萇,更是高看一眼,還封他為龍驤將軍,對姚萇非常信任,禮遇有加。

客觀的說,前秦帝國的興盛,姚萇是功不可沒的。在廣袤的北方戰場上,無不留下羌軍征伐的印記。像苻堅和宰相王猛一樣,苻堅和姚萇,一樣譜寫了一段人所稱道的君臣佳話。然而,歷史有時就是這樣殘酷而現實:一個大的事件能夠改寫歷史的走向,而一個不起眼的小事,也會改變人物的命運。

如果不是后來苻堅淝水慘敗,走到了帝王末路的絕境,他與姚萇也許就不會發生后面的讓人痛惜的故事。

確切的說,姚萇和苻堅的決裂,源于一件偶然的小事:前秦淝水兵敗后,北地長史慕容泓在關中起兵,建立西燕。苻堅派姚萇和兒子苻睿前去圍剿,結果苻睿不聽姚萇勸告,孤軍深入,遭遇伏兵,戰死疆場。苻堅痛失愛子,要治姚萇的罪,姚萇一害怕,就趕緊跑路,最后逃到了渭北一帶。附近一些豪族相繼來投,推他為盟主。后來人馬越來越多,于是姚萇自稱大將軍、大單于、萬年秦王,建元改國,史稱后秦。

白雀元年(384)六月,苻堅親率步騎2萬付伐姚萇。七月因西燕慕容沖率軍進擊前秦都城長安,苻堅乃引兵回援。次年五月,西燕圍攻前秦都城長安,雙方展開了激戰,前秦先勝后敗,于是苻堅率數百騎兵逃奔五將山。

苻堅逃到五將山,姚萇派兵包圍了他,秦兵潰逃,苻堅身邊只剩下十余個侍衛。姚萇向苻堅索要傳國玉璽。苻堅大罵:“國璽已送晉朝,怎能送給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叛賊!”姚萇又讓苻堅把帝位禪讓給他,苻堅又罵:“禪代是圣賢之間的事。姚萇什么東西,敢自比古代圣人!”姚萇羞憤,派人把苻堅縊死在新平佛寺。386年四月,姚萇入長安稱帝,改元建初,國號大秦。

殺死苻堅,成為姚萇的一塊心病,也是他屢作噩夢的誘因。

在五胡亂世,弱肉強食、適者生存是不二法則。人人都想當皇帝,人人都想分一杯羹。

姚萇殺苻堅自立,是政治的重新洗牌,倒也無可厚非,政治的爭斗本就不能以人性論之。然而,說到姚萇后來的做法,則實在不敢恭維。他與前秦余部的對攻中連吃敗仗,氣急敗壞之下,又“掘苻堅尸,鞭撻無數”,不但把苻堅的尸體挖出來鞭撻,還“裸剝衣裳,薦之以棘”。如此辱尸行為,做的就不怎么地道了。別說你姚萇曾經受過人家苻堅的恩惠,就是對待仇人,這也屬于下三濫的勾當。

俗話說:不做虧心事,半夜不怕鬼叫門。像姚萇這樣,如此殘忍的對待苻堅,被噩夢嚇死也不奇怪。姚萇做事不地道不算,還沒有勇于承認的勇氣。面對噩夢中的苻堅,姚萇跪地磕頭說,殺你的人是我哥哥姚襄,不要找我,你去找他吧。也不知是真嚇壞了還是咋地,腦子如此清晰,將責任全推給哥哥,把自己摘個干凈。


推薦資訊
成年免费三级视频-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